天阅小说网

第一章微无尘

分类:美文名著 人气:67221 更新时间:2022-05-27
萧让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努力得足够,或者是天命并不是那么公平?不然怎么会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苦逼呢?如果是公平的话,所有的道理都不该会再被改写,就像是很多时候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萧让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眼前飞起来的!飞!人能飞吗?苦逼也就算了,现在自己眼睛也老花了?萧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原来真的是老天都看自己不对劲了。萧让想了想。飞好像也不是一件很那的事情?在梦里可以吧,或者是喝醉了好像也可以的。虽然像眼前这个看起来眉目完全不清秀的老头子这样实行起来确实太难,但是毕竟有飞机的!凭啥非得自己费力呢?自己的气力不算小,可还是不会飞!萧让不敢定义为什么一个人会在自己眼前飞起来,毕竟自己到底还是不会飞的。要像眼前这个人连飞机都不借就可以飞起来,萧让自认为做不到。如果可以的话,萧让很想把那个飞的鸟人打下来。萧让摩挲了下兜里酒瓶盖儿,圆润又有分量,不轻不重。嗯,刚好。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不是太确定?毕竟人家都可以飞,本事自然是大,只是不知道牛顿要是知道的话,棺材板是不是压得住。大概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上吧?萧让看了看手中的酒瓶,标签上的度数好像还挺高。飞起来好么?萧让沉默,自己喝了酒以后也感觉会飞,真要有飞的感觉难么?能不能飞不要紧,要命的是这样突然悬在半空中就吓人了啊!所以能不能飞并不紧要,真要飞起来了,那就是鸟人!萧让瞪圆了眼看着眼前飞起来的鸟人。要让萧让来定义幸福感觉的话,如果可以让自己至少活的安稳就行了,一个可以操控自己未来的力量也就足够了——要是像超人那样的更好!毕竟人家会飞!可是好像自己想要操控的生活也没有啊?也飞不起来。那么眼前这个能飞的鸟人到底是什么情况?萧让看了眼手里几乎没怎么动的酒瓶,一阵恶寒:“到底是我喝醉了,还是我真喝醉了?”萧让仔细看着手中酒瓶,难道不是自己是刚拧开的啊?自己真的是前天昨天都喝飞了?感觉残留到了现在么?……萧让曾经想过自己也能飞,比如自己用力掰着自己屁股,用力一下也就飞起来了。但是那是小时候。但是后来萧让知道了,如果真这样的话,牛顿一定会爬起来找自己复仇的。这年头不怕死的人吓人,就怕活着的人吓人啊!当然,如果死去的人突然活力,那更吓人。很多事情到底是想,自己很小的时候或许会想一想,但是到了一定的年龄以后就不会想了。因为TMD有钱哪儿都能飞!在这个年代的时候,只有科学最讲理。或者,能讲理的也就剩下科学了。这不必要期待每一个人跟你讲理,尽管很期待,但是萧让不会期待。因为科学可以终止一切谣言——因为自己是无神论者!什么结果,几乎都可以在科学的道理下讲一讲,但却可以得到一个确认的结果。多么期望可以遇到一个可以不止看结果还可以看过程的事情啊!——比如当超人奥特曼什么的。但是萧让还是解释不了眼前的人为什么会飞。难道是魔法?萧让相信魔法,但是只存在书里,或者漫画中。但是魔法并不那么出名——因为魔法只能在电视或者书里,还有偶尔做梦的时候。更多数时候能看到的还是公园里老头子老太太练的所谓的太极拳,但是萧让绝不相信他们可以练出来电视里才会出现的魔法或者说是传说中的内气?难道自己现在就在梦游么?不然怎么总是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自己眼前飞?萧让并不是一开始就相信命运这个东西的,毕竟老天大概也有打盹的时候,自己就算是再努力的活着,好像也不一定会得到老天的额眷顾。大概自己这一生也就这么平淡无奇的在芸芸众生当中度过吧。不过如果真这般平平淡淡的,也没什么不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好像有人挡住自己的路了,并且好像还会飞……沉默半响,萧让砸了咂嘴:“老人家,你挡住我视线了,麻烦让让……”……萧让在河边缓缓坐下,安静沉思,一言不发,很多兜的裤子左边鼓鼓囊囊,呈现出一个圆形,漏出的地方白色的玻璃瓶,隐隐可以看到透明液体在玻璃瓶里面左右摇晃。萧让揭开盖子,仰头,任由透明液体入喉,滚烫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笑了笑。果然,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是没有的,但是只要是酒就够了。虽然不是杜康,虽然是很廉价的酒。但是这并不影响入喉的快感,也并不会降低头晕目眩的程度。既然结果都是一样,那就没必要纠结了。萧让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酒精的味道的,也并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但是萧让知道的是,这感觉还挺不错。萧让咧了咧嘴,举起酒瓶:“我挚爱的人啊,你在哪儿啊?”萧让觉得自己这句话很带诗意。目前能够让自己能记得的事情并不多了。或许准确来说,值得用自己还算不错的记忆来记得的事情不算多了。即便是,所有的过去都记起来,带来的,多数是烦恼。但是自己是凡人。不如忘了的好。比如超人梦?不然的话,萧让怕自己忍不住抱住眼前一路跟着自己飞过来的看起来比乞丐更像乞丐的老头子然后问问他能不能教自己也飞一下。“将军!”一生苍老的声音打断了萧让的思维,本要再哼哼两句的诗兴荡然无存,感觉跟突然吞了个癞蛤蟆一样难受。萧让瞪圆了眼,疑惑看着眼前这个鸟人。怎么还在飞?大概?或许?酒精的作用吧?还是自己真眼花了?……萧让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仰头喝了一口酒,也不理身边衣衫褴楼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老鸟人。说是老人,实际上,那是真的老,多么老呢?苍白的头发乱糟糟的耷拉头顶上,就像是很久没有洗一样。这年头留长头发的不是搞艺术的就是神经病!头发很长脸色很苍白,大概用千年老树皮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但是人家会飞啊!多NB?艺术家会飞么?神经病能飞么?萧让咧嘴,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脑崩儿。“啪!”本以为自己是真眼花了,但是疼痛传来,让血液在血管中更加急速的流动,酒精也在头脑中流动。哦,原来这好像并不顶用。衣衫凌乱的老乞丐依旧躬身飞在一旁。萧让心慌地左右看了看,没人。看那老头子胡子都比自己头发长,萧让让了让,心道这老头子一定疯了。“将军!”“叫我?”萧让一愣,指着自己鼻子,心道这是开玩笑么?“正是!”老乞丐点点头,笑得满脸老树皮。“老人家,您这是演戏么?”萧让咧咧嘴。一直感慨这些年总是虚无度过,早就听说天道尚公。这不?立马成了将军了!难道是碰瓷?萧让东张西望瞅了瞅四周,确认了周围没有摄像头。如果是碰瓷,这样的碰瓷那真的是太不专业了,没人也没摄像头,口说无凭,自己要是一恼,抡起这酒瓶一把抡下去,大概应该没人可以说出个所以然来吧?不过……既然能飞,是不是还有隐藏本事,自己能抡过不?萧让感觉心中忐忑。并且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见这个老头子,一身乞丐装扮,这年头牛人都去做乞丐了么?萧让眼观鼻,鼻观心,决定让自己冷静一下,可能是昨天的酒还没醒,需要冷静一下。“将军,老身终于寻得将军了。”老乞丐依旧不动,一脸如释重负的神色。原来竟还挺认真的!萧让觉得没必要问自己是不是喝多了,因为心中恶寒让自己感觉凉快了一大半!提起酒瓶,在老乞丐面前晃了晃:“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丝毫没有尊老爱幼的美德在里面,如果每一个尊老爱幼都在自己的道德观里面的话,大概自己今天就保不住兜里剩下的三钢镚儿了!让美德见鬼去吧!没钱就没本事谈美德!老乞丐瞅了半响:“这琉璃瓶用来装这琼浆玉液,倒是符合将军性格,看见将军生活不错老奴就放心了。”萧让咧嘴,晃了晃酒瓶,长得像琼浆玉液么?怎么自己左看右看这酒瓶长得更像五块钱呢?“老人家,你说错了,这虽然是琼浆玉液。”萧让忍不住一笑:“但现在是其实是一块一斤的砖头,如果你不想头破血流,我建议老人家你还是走开些,我这一斤重的砖头,我相信你是要头破血流的!”“砖头?”老乞丐微微一惊愕:“什么是砖头?”萧让瞠目结舌,这老人家莫非是真的就以为自己是尊老爱幼的人了?再不好好说话,萧让觉得自己手中圆形之物,应该是可以真的立马变成一斤重的砖头了。萧让晃了晃手里透明玻璃酒瓶,咂咂嘴:“就是可以让你头破血流的那种东西。”老乞丐一愣,“将军怎么变成了这样?这琉璃瓶价值千金,天下难得,将军以前不是如此奢侈浪费之人!”“嗯?”萧让瞪着老乞丐,酒精本就容易上头,自己现在虽然刚开始喝,但是认为头脑还算清醒的。“还装?”萧让咧嘴,忍不住哈哈一笑。“装什么?”老乞丐又是一愣。萧让砸了砸嘴。“你信不信,这五块钱一斤的琼浆玉液可以让你头破血流?并且我绝对让你碰瓷失败,找都找不到我这个人!”萧让笃定。萧让顿了顿:“毕竟我真没钱赔给你的。”“……”萧让摸了摸圆溜溜的瓶子,好心劝解:“毕竟好歹我也曾是三好青年,但是老人家你这样胡言乱语,我虽然尽量克制自己了,但是我还是建议你走开一些,以免我洪荒之力爆发,麒麟臂发作,一不小心一下抡了你,你吃亏的!”“将军要揍老臣?”老乞丐听懂了,一脸不信,满眼痛心:“这琉璃瓶价值千金,确实还不错,只是老奴想不到将军如今竟然如此奢侈,神威军中的将军喝着一两银子便可以买十坛的烧酒,如今竟然用琉璃瓶。”“我……靠……#@!¥#%”萧让仰头喝了一口酒,瞪着那个立在半空的鸟人,想看出个所以然。老乞丐半响没动,依旧满脸痛心神色。萧让怒了,能用坛子装的酒还能比自己这玻璃瓶的便宜?萧让很无语:“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你不要逼我!”消遣自己呢?MMP……萧让见老乞丐半响没动,仰头狠狠喝了一口酒,对着老乞丐满脸讪笑。“老人家,适可而止,你不要过分。”老乞丐继续满脸痛心疾首。萧让感觉自己快精神分裂了。“将军还记得秀秀么?”半响,老乞丐才抬头看着萧让。“秀秀?”萧让愣了一下,要说什么是自己记忆里最清楚的,不可否认,确实有一个叫秀莲的女子,但是这个老乞丐怎么知道的?明明那是自己内心最深的秘密啊!莫非跟踪自己?“秀秀?”萧让忍住诧异:“什么秀秀?”“将军,秀秀为留下您的三魂七魄,好不容易将将军留下,将军当真记不得?”萧让不由惊醒,秀秀么,难道自己记不得么?哪个第一个离开自己的女子,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般,萧让从来没相信过一个人的消失会那么容易,也会那么快,还没想到,就没了。或许,所有人事都那样吧,突然得消失都会习惯的——虽然自己会当时不习惯,但是总会习惯的,都怪自己!毕竟当初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把那捡来的半张照片给弄河里去的话,现在那秀秀估计还陪着自己呢!顶天了就是有些发黄!萧让咧嘴,笑得像个二傻子。当初萧让提着酒瓶,不声不响地走在大街上,一张纸片随着风摇摇晃晃飞舞到了自己眼前,就仿佛在像自己招手一般。当然,最后还是落在了地上。那是一张照片。哦!不!准确的来说是半张。萧让没有犹豫就捡起来了,因为萧让看到了一对大白腿。萧让觉得不该随便乱丢垃圾,更加自认为自己是三好公民,应该尽一个好市民应尽的责任。还有好大一对诱人的大白兔。萧让差点就流下了鼻血!还清楚记得那被撕得只剩下半张照片后面极其清秀地写着“秀莲”。虽然只是半张照片,但是那秀美的字迹萧让现在还记得。自己是绝对写不出来的,从字看人,想来那个叫秀莲的小仙女一定是很漂亮的!何况那照片上细腻白皙的坚挺!那诱惑!萧让感觉鼻子里面有什么甜腥的东西在涌动,义正言辞:“老人家,你不要再在这里忽悠我了,你一定要相信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萧让捂住了鼻子。“神女秀秀,将军真不记得?”老乞丐一愣,脸上有了迷茫神色。“我谁都记不得,就记得我自己。”萧让一脸正义。萧让可不能让这老家伙来骗自己!谁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心怀不轨?当然,萧让没说的是,绝不会相信一只能飞的鸟人,最可能的就是自己在做梦!“老臣是羌国微无尘啊!”“微无尘?”萧让疑惑:“那是谁?”“微无尘……”“微无尘……”“微无尘……”萧让摸了摸脑袋,怎么感觉好像在哪儿听过?想了半天,无果。“微无尘是谁?”………………微无尘一愣,看着萧让,双手平摊,一片羽毛凭空出现在手心,光芒流转。“老人家本事不错,还会变魔术。”萧让点头,不得不承认这本事真不错,又炫又酷,有这两把刷子,哪儿不好混饭吃?微无尘一愣,疑惑看着萧让:“魔术?那是什么?老臣这是魔法。”魔法!萧让眼睛顿时亮成了24K钛合金眼!一把拽住老乞丐!咦?看起来这么脏,怎么一点怪味都没有?“仙人,您看着相遇也是缘分,为了这缘分……”萧让咧嘴笑得满脸是牙。“怎么?”老乞丐满脸疑惑。萧让就差跪下了,要是学会了这本事,五块钱的什么转头就去见鬼吧!萧让眼神坚定:“老仙人,你既然会魔法,那你用魔法把秀莲小仙女赐给我吧!”话说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魔法学不学得会那是天分,但是既然这老乞丐看起来跟自己有一腿,那满足自己愿望一定不是难事。“神女在等着将军回去,将军却爱上了别的仙女?”老乞丐不由惊醒,气得双臂颤抖,胡子都险些飞起来。“你不是会魔法吗?我就是让你把秀莲神女赐给我啊!”萧让决定满足这老乞丐,哦不,老仙人!这种事情让自己来就行了!不用祸害别的男子了!萧让瞪着老乞丐,心中打定主意,既然会魔法,又是缘分遇见,那一定要让这个老头子给自己把秀莲仙女赐给自己!再说了,自己爱的就是秀秀啊!有什么不对吗?秀莲不能叫秀秀吗?“魔法不能这么用的,就算能用,老夫也由不得将军爱上别的女子!”老乞丐满脸痛心疾首。呸!什么狗屁!但是萧让决定让老乞丐还是听明白一些,自己爱的难道不是秀秀?天地良心!那么好看,自己不爱一定是傻子!萧让觉得眼前这个老仙人没听懂:“老人家,我也是说的秀秀啊!你只要把秀莲赐给我,我以后就叫她秀秀就是了!”老乞丐叹息一声,指着萧让:“你……你……”“老人家不是要骗我吧?”萧让顿时怒不可遏,今天这么倒霉么?明明说的让自己见秀秀仙女,又会魔法,说到最后还是不成全自己?“你……你……你……”老乞丐指着萧让,似乎随时要晕过去一般“哦哦哦!”萧让指着老乞丐,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老乞丐顿时一喜:“将军记得我了?”“那是!”萧让猛然一拍大腿,指着老乞丐:“你不就是那个……”那谁来着?怎么突然一下忘了?“祭祀。”老乞丐惊喜提醒。“不对不对。”萧让想得头痛。片刻,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那天拉着自己要算命的老乞丐么?“你就是那个那天在街边想骗我兜里仅剩叁钢镚的老骗子!”“啪!”萧让只感觉手心一空,头上剧痛,自己好像还看到了鲜红的液体缓缓流下。玻璃碎渣溅落一地。微无尘摩挲了下手里的碎裂得仅剩下的瓶嘴儿,微微叹息:“果然还是神女了解将军。”萧让软软栽倒,最后心里一句MMP,果然能飞的都是有本事的。臭咸鱼有话说:实际上写这一章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网线了。我真怕秀莲“仙女”找上门给我揍个生活不能自理,毕竟这位“仙女”可能掏出来比谁都大……一直说自己是大X萌妹,但是咸鱼一直觉得他的一定是小叽叽。因为一般大的人都是用事实说话的,真要大的往往是不挂在口边的!感谢天下手游,扶摇万里区的:“毕竟我是秀莲啊”提供的名字。也期望大家能为我提供一些名字~谢谢,大家晚安~2018年7月18日22:26:15

精彩评论(679)

  • 我为灿狂
    铁臂铜身,懿子盖之基上继升华,融矣安朋在通末时悟之化防为主之。
    2022-05-27 529
  • 时净在人间
    势挫衄,通惊吁一声,忙闪身退,锋刃斩上护体罡气,激出一圈漪涟,
    2022-05-27 155
  • 小清新9527
    燕飞未答,客舍里而传来了李朝宗似高实狂之声,嘻嘻,来者何人,报名上来。
    2022-05-27 175
  • 埃及大叔
    屈无剑气寒之曰,则以子欲赴化战?
    2022-05-27 735
  • 寞然回首
    日家主既视远之楚天暗骂,子,等待著!
    2022-05-27 952
  • 尚年
    如彗逐月,转瞬间已到了苏小白之近。
    2022-05-27 235
  • 流星下的愿望
    唯其不谋我,吾不还图之。而今,其图我矣,我自然不舍之。至于子,
    2022-05-27 450
  • 彤灵尘
    侯书林带二人自东院去一遭,乃低声问,少侠,汝等如何处雅舍?
    2022-05-27 191
  • 一梦几千秋
    至使楚云震者,如此广之仙府,然仿真之管家,乃为作之。
    2022-05-27 468
  • 把水问青天
    可是他感到三道强自后而,令速入仙府,那三人忽空后相顾。
    2022-05-27 614
  • 最爱吃烤鸭
    周舟声呼曰:李天王!手下留情别伤焉!
    2022-05-27 526
  • 扰民小妖
    北港基安在?楼成易以有康腔之英文曰。
    2022-05-27 963
  • 君之落夕
    你身上的龙鳞真是坚兮,挨过我许多剑竟只伤不死,
    2022-05-27 527

目录